分类 拉菲娱乐 下的文章

  秦明携新作《守夜者2》做客钱报读书会,台下坐着的是警校的学生  著名法医VS未来警察,欢乐和严肃都有

  秦明在读书会现场。

  “您好,秦明老师,我比较胆小,害怕看到尸体和血。但我是刑技(刑事科学技术)专业的,以后会碰到这样的情况,怎样才能克服恐惧?”

  “找个女朋友!”(全场爆笑)

  这一问一答,发生在一名大一新生与法医秦明之间。

  11月3日下午,由钱江晚报、浙江24小时·城市日历主办,元气社、浙江警察学院(以下简称“浙警”)学生会联合主办的“钱报读书会·IP风云录”活动,走进杭州滨江的浙警文化活动中心。

  老秦携新作《守夜者2:黑暗潜能》,与杭州的读者们面对面交流,分享自己的亲身经历。他的所感所想,远比影视作品来得掷地有声,耐人寻味。

  一身休闲打扮,一口合肥普通话,老秦往台上那么一站,几句话讲完,那种初次见面的距离感,便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。

  这是秦明第一次来到浙警,但他却没有什么陌生感,因为“法医秦明”系列作品主角之一的“小羽毛”陈诗羽(秦明的同事、秦明师父的女儿)的原型,正是浙警的在校学生。

  当法医有多苦?老秦亮出了一张照片,一下子把大家逗乐了——

  演员严屹宽去年夏天拍摄了电影《生死语者·秦明》(暂定名)。拍摄现场,他穿着密不通风的解剖服,在太阳底下晒了两小时,衣服都湿透了。他给秦明打了个电话,感叹法医工作不易。

  而现实中,法医还会碰上在高温天工作,那就是照片上的“真空上阵”——只穿一件解剖服,背部还有“性感的V字形镂空”。

  虽然以“调皮”的方式开场,但法医的工作,更多的是沉重——需要从大量的非正常死亡案件中,找出真正的命案,并且见微知著,指导侦查。

  秦明第一次看见尸体,被解剖对象是他的同学。同学死于聚众斗殴,身中数刀,解剖是为了从多个伤人者中,找出致死之人。从那时起,死亡对于秦明的震撼便远超常人。

  见惯了生死,但法医仍会有悲痛与恻隐之时。

  秦明讲到一起发生在医院的命案。一个住院的孩子被发现死于池塘里,法医根据伤口判断,孩子是被人用拖把柄抵住溺毙的。后调查得知,凶手正是孩子的父亲,因为孩子得了非常严重的脑部疾病。这位父亲承担不起昂贵的医药费,又不忍见孩子受苦,才出此下策。

  “当时,法医老师说,你得认真地去检验尸体。我们将孩子的肿瘤切下来做切片,在鉴定书里写明死者所患疾病是现代医学无法治愈的,死者每天会承受剧烈的痛苦,希望可以为孩子的父亲减刑。”秦明说,做法医,理智与情感一个都不能少。

  不过,秦明仍鼓励真正热爱这个行业的同学加入,包括女生,“翻动尸体之类都是体力活,有时还要半夜去现场,这需要心理和身体上的优势,男生具有优势。而女生观察比较细致,思维比较缜密。”

  也有同学好奇,“从入警算起,做多久才能获得像你这样的分析、破案技能?”

  秦明很谦虚,“我是‘歪门邪道’,通过写书让别人认识我,我的业务水平在国内顶多算是三流。我经常说,我是三流的法医,二流的作者。如果一定要说年限的话,你在公安机关法医岗位上不工作五年,就只能当学徒。”

  秦明还透露了一个消息,“法医秦明”系列的第二卷第一季《天谴者》,最快将于本月与大家见面。而就像他承诺“法医秦明”只有一个读者也会写下去一样,法医工作他也会一直做下去,因为“办案的过程中,那种抽丝剥茧的挑战性和沉冤得雪的成就感,确实让人很舒坦。”

裘晟佳

  付出与回报和影视剧没法比

  他们,为什么还要演话剧?

金士杰(中)在很多影视作品中的表现让人赞叹。

  上周末,林兆华导演作品《老舍五则》在广州友谊剧院上演, “老戏骨”雷恪生在接受广州日报记者采访时谈及话剧舞台的现状,他如此感叹:“演火一部影视剧就能‘五子登科’,演这场话剧才三五百,谁来演话剧?”

  在前不久的第六届乌镇戏剧节上,广州日报记者也就这个话题向多位戏剧大咖和青年演员请教。虽然现实很骨感,但是理想依然很丰满。青年演员吴彼就表示:“虽然综艺让自己火了,但对戏剧仍然有执念。”

  撰文: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素芹

  现实很骨感:雷恪生演一场《老舍五则》才拿1000元

  82岁的雷恪生是国家话剧院的退休演员,被誉为“中国当代话剧的活历史”。拍过上千集影视剧、广为观众熟悉的他,最喜欢的还是舞台。“唯有站在台上才能真切地感受到与观众的交流与互动,这是一个演员最幸福的时刻。”他说

  虽然以舞台为傲,但雷恪生也表示,演话剧又苦又累,没名没利。“演一场《老舍五则》,我算比较特殊,可以拿1000元。一般的年轻演员才拿三五百元。付出和收入与演影视剧没法比,谁来演话剧呀!”雷恪生笑言:“国家话剧院年轻人的榜样是陈建斌,他演了多少年话剧呀,演得很好,但不出名。后来演了电视剧《乔家大院》,一下就什么都有了!现在还做了电影导演。”

  在前不久举行的第六届乌镇戏剧节上,广州日报记者采访了青年演员吴彼。吴彼也是国家话剧院演员,代表作有《四世同堂》《暗恋桃花源》《大院》《大家都有病》等。2015年第三届乌镇戏剧节,他带着《静止》参加青年竞演拿下大奖。接下来,他就成了青赛的初评委。这样一位优秀青年演员,大众对他印象最深的却是在综艺《今夜百乐门》《周六夜现场》中的表演,他的精彩表现令观众称他为“才子演员”。谈到这里,吴彼无奈地表示:“刚添了孩子,我得养家糊口啊。”

  “影视赚钱,年轻人就都往那些方向发展了。”第六届乌镇戏剧节上,80岁的日本戏剧大师铃木忠志接受广州日报记者采访时如此表示,“我们过去做戏剧,那时候影视还不发达,学戏剧就是要做一辈子戏剧的。但是现在很多学习戏剧的年轻人,都是为了以后拍电影电视剧才去学戏剧。”

  铃木忠志表示他很欣赏巩俐、章子怡的表演,但他直言,“他们不可能跟我到山里去,一待待那么久排练一部戏剧吧?”

  理想仍丰满:戏剧虽然小众但力量很大,戏剧人很自豪

  演戏剧赚不了什么钱,但是很多人一直在坚守,因为戏剧的价值和意义。

  雷恪生认为,戏剧在当下最重要的意义是普及文化教育,“多年前我们来友谊剧院演明星版《雷雨》,观众席乌泱乌泱的,还有很多加座。演完后一个大学生激动地冲到后台说:你们这个戏太好了,尤其是悬念,演到最后我终于知道谁是谁的妈妈、谁是谁的儿子了……”雷恪生当晚美好的心情顿时变得不是滋味,“这说明一些大学生连《雷雨》都没有读过,很悲哀。”

  戏剧是什么?在第六届乌镇戏剧节“小镇对话”环节,铃木忠志和“亚洲剧场翘楚”赖声川一起抛出了这个话题。赖声川认为,戏剧要透过演出探讨跟国家、民族非常相关的重要议题,而且作品还要有完整性、可看性,并达到教化人心的目的,“舞台剧的现场能给观众带来完全不同的震撼和深度,虽然小众,力量却很大。”铃木忠志则对台下的年轻人说:“戏剧人所做的事情要比运动员、音乐家都难,不仅要站在很多人面前,还要把我们的理念传递给大家,所以戏剧人一定要自豪,我们做的事情是很厉害的。”

  一方面是意识到自己肩上的艺术重任,另一方面则是真心地喜欢舞台。“我喜欢话剧舞台,我就好这一口。不在乎多少钱,虽然之前也演过上千集的影视剧,但是那些我都记不住。”雷恪生说,“《老舍五则》我演了8年,在和观众的互动交流中不断改进,常演常新,那多带劲儿呀。”广州演出现场,雷恪生演的“李永和”甫一出场,短短几秒,观众席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,这也是“老戏骨”的无上荣光。

  《老舍五则》中李诚儒扮演一个土匪转型成稽查长的角色,演出了其表面风光内里窝囊、黑白两道都捞不着好的可笑。李诚儒认为,话剧对演员的要求更高,“拍电视,不管是一条还是两条,导演说‘过’,就拿钱回家。但是,话剧舞台上只能一次过,上千双眼睛盯着你呢。”

  谁来演话剧?

  明星回归舞台,总归是一件好事

  除了舞台剧演员,也有很多影视明星和话剧舞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  有些人,早年就受过舞台的淬炼。刘烨、袁泉、柳云龙等人都曾演过话剧,都是公认的演技派。

  有些人,选择从舞台上再出发。胡歌当年出车祸,沉寂了一阵子。2012年,他主演了赖声川导演的“剧场史诗”《如梦之梦》。该剧年年演,胡歌从不缺席。

  有些人的想法颇多,不仅是在舞台上表演。靳东10年前曾主演话剧《日出》,去年6月,靳东创建北京当代话剧团,并担任剧团首部作品《海上夫人》的出品人。该剧由陈数主演。

  很多影视明星,以自己话剧演员的身份为骄傲。舞台淬炼好演员,也是被公认的事实。

  本届乌镇戏剧节的开幕大戏是孟京辉“重塑”的老舍经典《茶馆》。海报上打出的主演是文章,主演还有陈明昊、齐溪、丁一滕等人,然而,看了这场戏的不少观众表示,“和陈明昊相比,感觉文章好弱”。

  陈明昊,国家话剧院演员,曾演过《琥珀》《两只狗的生活意见》等话剧作品。也曾出演不少影视作品,比如在《嘿,老头!》中饰演黄磊的发小“狗子”,表演相当松弛,让人印象深刻。在乌镇戏剧节上,他曾是青年竞演的冠军导演,导过和张鲁一合演的《大鸡》,这次长达3小时20分钟的《茶馆》,他也是锋芒毕露。

  在和广州日报记者谈到陈明昊时,赖声川表示:“从影视出来的演员,在舞台上和陈明昊站在一起,是很难比肩的。但陈明昊去演影视剧,就要‘收’一些。”

  事实上,很多在舞台上受过训练的演员,在影视剧中很容易就被称为“演技担当”。比如金士杰,乌镇戏剧节上他演的《演员实验教室》被很多人赞“本届最佳”。而他在很多影视作品中的表现也让人赞叹。

  在赖声川看来,“舞台与银幕之间要转换,剧场里是对一两千人演,影视剧则只对着镜头演。因此演影视还要调整,用力不能过度。”

  赖声川认为:“明星演员回归舞台将大众的目光吸引到舞台,让人们有机会去领略剧场的美好,总归是一件好事。”

  明星光环耀眼

  更要有演技加持

  张素芹

  本届乌镇戏剧节开幕大戏《茶馆》中的女主演,是齐溪。她在剧中出演一位表现“茶馆”心理世界的女性角色。齐溪曾出演话剧《恋爱的犀牛》,孟京辉认为她非常有智慧,只要她站上舞台,能量都会聚集到她身边。

  在综艺《我就是演员》 中齐溪诠释的《岁月神偷》催人泪下,面对章子怡“感情戏,完全可以爆发”的评价,齐溪回答“在表演过程中不能欺骗自己,用心表演最重要”也引发了观众的叫好。

  在影视中我们看到的表演,因为有一些外在的因素和技术,并不能很准确地看到演技,而舞台才是真正考验演员的地方。《我就是演员》中,有很多演员在影视剧中挺不错,但在这个节目中,因为舞台功力不行马上就被看出了“短板”。

  明星光环耀眼,但是需要演技加持。事实上,除了影视,需要他们发挥演技的场合也越来越多——不仅在银幕上是明星,在别的舞台也要耀眼,随时都可以发光。

  这也是为什么那些从舞台剧里走出来的明星,当他们需要戏剧养分的时候,又会重新回到舞台。舞台训练就像源泉,滋养着他们的成长。

首页| 滚动| 国内| 国际| 军事| 社会| 财经| 产经| 房产| 金融| 证券| 汽车| I T| 能源| 港澳| 台湾| 华人| 侨网| 经纬 English| 图片| 视频| 直播| 娱乐| 体育| 文化| 健康| 生活| 葡萄酒| 微视界| 演出| 专题| 理论| 新媒体| 供稿

logo 首页 → 国际新闻 搜 索